网吧的历史起源和基本功能 - 网吧电脑桌面开关专业生产厂家

订购热线:13384982772 QQ:951127960网站地图

网吧的历史起源和基本功能

发布时间: 2014-10-24 22:15 作者: 浏览次数: 字号:

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技术是后工业革命的产物。作为原创者的美国,就像任何一项新技术成果的推广一样,美国人首先区别亲疏、贵贱、三六九等,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信仰共产主义的发展中国家,一贯的套路就是技术封锁、再封锁,所以,互联网技术大约问世20多年后的20世纪90年代,才步履蹒跚地进入中国。

信息技术远比工业革命的火车头蒸汽机车精细得多,也精巧得多,但是也经历了与大清帝国当年引进蒸汽机车大致相近的艰难和坎坷。一面是技术封锁,一面是限制引进、控制使用,天下大事往往这般蹊跷。然而斗转星移,中国毕竟已经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互联网终究逃过了当年大清帝国毁机车、拆铁路的劫难,冲破帝国主义的重重封锁,终于在20世纪90年代全面普及开来。

据说网吧起源于1992年的英国伦敦,现在还是只有十几台电脑的临街门店。但是,网吧一经形成就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在网络连接不完备、接收终端不普及的后工业时代,信息社会呼之欲出,网吧不胫而走,在欧美发达国家迅速发展,并很快传到亚洲的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香港地区,大约在1996年前后进入中国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心城市。由于中国通信设备短缺,电话资费偏高,网络和接收终端更为短缺,正在谱写春天的故事的中国人急需互联网传输的信息、链接的世界,于是在宽带尚未入户,电脑仍难普及的背景下,网吧就在春风化雨中落户于大江南北,扎根在时尚青年的心里。

网吧进入中国以后,诟病时起时伏,一直不绝于耳,由于巨大的市场需求,排队上网的独特景观唤醒了祖辈庄稼人的创业冲动,网吧就在一片诟病与质疑声中,一直我行我素地迅速发展。我行我素是有代价的。2002年6月16日凌晨,北京蓝极速网吧的一场大火,夺去了25条鲜活的生命,他们中有大学生、打工者,人们在痛悼、惋惜之中,也把网吧送上命悬一线的不归路。高层的震怒,家长的责难,社会舆论的口诛笔伐,在声讨所谓“网络海洛因”的浪潮声中,在新闻媒体“救救孩子”的呼喊声中,在一片封杀、打压的喧嚣声中,网吧风光不再,惨淡经营。虽然高峰期创造近千亿的年营业额和上百亿的国家税收,解决数百万人的就业、生计,创造的价值也远远超过国家党政部门喊破嗓子、倾心扶持的电影行业,却依然难逃被打压、被诟病、被困扰的厄运。能干的双手敌不过阿谀的嘴巴,时代的谬误再一次逃离了公平正义的审视。奈何!国务院颁布的管理条例确定网吧是上网服务场所,却未按服务业征缴税费,国家税务总局的一纸公文,就把网吧打入娱乐业的另册。既然征缴了娱乐业的高税费,营业时间却不能按照《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的规定到凌晨2点,无厘头的严管重税使本已惨淡经营的网吧雪上加霜。奈何!

无可奈何。网吧行业的创业者、从业者仰望星空,叩问苍天,期待希望。在万般无奈中,他们仍然选择了坚守,义无反顾地坚守着,苦苦支撑地守望着青年人的精神家园、新兴的互联网天地。

1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乎?

弯路也是路。网吧业者在喧嚣的诟病与白眼中锻造了钢丝般的神经,宁折不弯的坚韧,坚韧得有些麻木,一些人在缴纳了高额娱乐税款以及无端横加的收费和罚款以后,也迷失了对网吧基本功能的明确认知。能责怪他们吗?责怪他们就是对良知的亵渎。有道是三人成虎,喧嚣的音频高到足以混淆视听,被绑架的舆论就可能出现随波逐浪的羊群效应。然而,理性的阳光终于透过雾霾的笼罩,辉映饱受争议与蹂躏的上网服务场所。随着网吧的隐忍发展和社会的文明进步,政府行政部门以及大多数人已经能够比较冷静、比较客观地认识网吧作为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的基本定位和核心功能。

网吧是为社会公众提供上网服务的营业性场所,主要是网络内容的接收终端,饱受诟病的网吧传播色情、淫秽、反动内容问题,实在是代人受过。网吧是终端不是源头,网吧的基本功能是接收信息而不是制造内容,源头缺少监管,甚至肆意泛滥,都归咎于终端的接收显然有失公允。即使把营业性的上网接收场所都关闭了,只要源头存在,祸水就可能绕过公共上网服务场所,长驱直入,流入家庭等没有公共监管的私密空间,其危害孰轻孰重,该打谁的板子,明眼人只要不怀偏见,即使视力欠佳,也是能够分清的。真正到了应当正本清源,还网吧本来面目的时候了。

网吧是文化艺术与科学技术相结合的文化产业项目。网络的发展,接收终端的普及,让文化艺术作品、科学技术信息以最便捷的方式、在最广泛的领域传播,创造了海量的空间和无限的可能。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没有文化的网络同样也是愚蠢的网络。网络的核心功能是传播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创造了属于信息社会的网络文明。当然网络既可以传播先进文化、高雅文化,也可以传播落后文化、低俗文化,任何一个不太愚蠢的人都会选择趋利避害、为我所用的聪明办法,以法规实施管理,以治理规范秩序,使网吧成为社会公众接触文化、接近文明的亮丽风景。如果以为关闭网吧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样的蠢人迟早会被日本海啸式的“祸水”无情吞噬,至死都愚不可及,不可理喻。

2

网吧是信息消费与休闲娱乐相融合的产物。在网络不连通、接收终端不普及的岁月,网吧为社会生产力中最年轻、最活跃、最积极、最有生命力的群体创造了数以亿计的公共上网空间,使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了无数次神往的网络世界。在他们由此改变命运、提升素质的同时,也助推东方的文明古国进入了网络普及的信息社会。共和国永远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网吧在中国网络文化发展进程中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即使网络普及了,网吧依然是社会流动人口、低收入群体信息消费、休闲娱乐的主要平台,而且以其上网快捷、服务周到、收费低廉的独特优势,至今依然是文化市场无可替代的首选项目。

网吧是城市街道社区、农村乡镇的信息服务场所,具备条件的地区,应当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把凸显城乡百姓信息服务功能的网吧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总体规划。网吧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和市场开拓能力,不择地而生,抗挫折能力强,虽然无法摆脱方方面面的困扰和挤压,却依然在全国城乡蓬勃发展起来,是扎根于城市街道社区、农村乡镇的信息服务场所,是离老百姓最近、在老百姓身边的多功能信息服务平台。在网络以及接收终端短缺时期,网吧是向城乡百姓普及网络知识、信息技术的第一教室,网吧也在广阔覆盖的海量消费群体中,确定了功能定位和发展路径,这就是为城乡百姓提供多功能的信息服务。

城乡百姓的消费需求是多元的、个性的、差异化的,而网络空间是无限的、信息对流是海量的,在政府和行业协会的引导、协调下,使需求与服务在网吧对接,信息社会、智能城市建设就完成了最基础的核心功能。

3

城乡中老年群体,特别是已经离退休的社区群众,是信息技术普及教育的盲区,也是智能城市建设的难点。离退休的社区群众闲暇时间更多,服务需求更大,他们也像孩子一样,更渴望接触网络世界,接近现代文明,拉开与外面的天地沟通联系的一扇天窗。北京西城区文委、区网吧协会率先把老城社区、中老年群众与网吧对接起来,利用网吧比较空闲的上午时间,请社区大爷、大妈进网吧,接受上网培训,体验信息消费,不仅加速了智能社区建设,满足了社区中老年群众的信息消费需求,而且依靠大爷、大妈在社区的影响力,也提高了社会公众对网吧基本功能的认知程度。可以把西城区的个案推而广之,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购买具备规定条件网吧的服务,在双方约定的时间和场地内,专门为社区居民的信息消费提供上网综合服务。在公共文化信息设备、场地严重不足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靠公共财政的投入、建设、管理,是很难在短期内完成的,而且也没有必要另起炉灶,单独建设承担公共信息服务的上网服务系统。政府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只要把网吧纳入顶层设计的整体规划,扶持和规范遍布城乡的营业性上网服务场所,利用现有的网络接收设备和场地资源以及成熟的网管服务系统,投入很少的资源,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满足城乡群众基本的信息消费需求。

经过十几年的碰撞与融合、争论与探索,网吧的基本定位与功能在理性光辉的照耀下已经清晰起来:网络是通道,网络流通、传播以及创造的主体是文化、信息与文明。网吧的定位是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属于文化产业,是文化内容与信息技术相结合的信息科技企业。网吧的基本功能是信息消费与休闲娱乐相互融合的服务行业,是为城乡百姓提供信息消费的公共服务场所,政府可以采取购买服务的方式,把网吧的一部分功能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之中,以最大限度地满足城市社区、农村乡镇群众基本的信息消费需求。

随着网吧行业的发展也带动了网吧周边市场的繁荣,像网吧电脑专用机箱,网吧桌面开关,网吧电脑防盗报警器,网吧桌椅,网吧电脑等行业跟着都有了极大的发展.

Comments are closed.